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天终将会过去。

 
 
 

日志

 
 

武功山露营之旅  

2017-08-30 14:58:35|  分类: 行者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源
                                                                                                                                                                      
“一入户外深似海”,对于我来说,似人生中的一个魔症!
自2011年开始,陷入户外以来,走过了无数的山峰,当然是没有什么名气的小山而己,最高的也不过祝融峰1300.2米,中间也曾参加过“丹霞山46.33公里越野挑战赛”、“南岳衡山50公里山地挑战赛”,当然还有两次150多公里托钵禅行的不务正业之举。
2015年三八节刚忙完(因酒馆有活动),我躺在床上看电影,收到了远在娄底418的“凯子”?发来的一条信息,
“老唐,三月份我们去武功山怎么样?去看高山草甸!”
我说,“武功山?可以啊,早就想去了,那要开始做攻略啊!”
凯子说,“穿越攻略你做,这个你拿手些,定好了日期告诉我,我到时好准备排班休假啊!”
我说,“好吧,计划先做,搞好后,我们再具体沟通!”

这计划一做,凡尘之事一拖,就过去了两年,中间在南岳的朋友也做了计划准备登武功山,结果均未能成行,也算是自己的一大憾事,到了17年,准备在5月去武功山的,结果我工作的原因,辗转三地,最终在武功山下的嵘源落脚,不知这是不是芸芸之中的缘分所致。

武功山,并不是练武功的地方,但它是所有户外人的梦想之地,一个传说拥有独一无二的高山草甸,可以看到云海日出,晚上露营数星星的好地方,据说是户外界硕士毕业考试卷的户外圣地!

对于武功山,比较正规的解释应该是这样的:
武功山其实跟武功和房中秘术没有任何关系,相反的倒是跟道教和佛教有着一定的历史渊源,据说很早以前叫做【兹山】,后来有个道行颇深的高人上山修炼,此人称谓【武公】,牛逼得不得了的那种,于是此山就叫做了【武公山】,再后来的一个帝王,认为此山在创业时期帮他立下了战功,于是改名——武功山!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武功山
注:?“凯子”是我11年的酒馆同事,共事两年后,他离开我们出走北京,用他的话来说,不去北京漂一漂,结婚后再想“嫖”估计会更难,于是他在北京的某个四合院的地下室一呆就是一年多,然后漂白了只身返回娄底418。
# 致冰清玉洁的我 #

机缘
                                                                                                                                                                     
2017年对于我来说,还是有些波折的,也许是运道不佳,五月命犯小人。
刚过完鸡年,工作就调动,这中间也真是一波三折啊,从南岳(一个菩萨保佑的地方)出发到柳城(听说一个水份很多的地方),再到安福(古时文人之乡)。仔细算下来,这还真是人生中注定有这么一出的。
这有些偏题,扯远了啊。
转回来:
武功山对于我来说,还真是一个梦一般的地方,这个梦做的还有点点久的,从15年做到现在,吕洞宾当年醉酒梦荷姑也不过如此吧。
8月28日,我在微信里写了篇短文“牛郎,织女和你”,中间就提到过想在七夕节这天,到武功山上去露营,这人啊,一有想法后,就魂飞梦绕,就准备跟组织请假,没想到组织领导大手一挥,走我也去,你在群里呼一下,看还有没有人响应的。过程就是这样的,然后就不用说了啊,租帐篷,买食材,定时间,上车,徒步和转山。
成行了。

出发
                                                                                                                                                                    
我。。。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古人曰,佛靠金装,人靠逼装.....其实我也是比较眉清目秀之人,在这样一个现实的世界里能长的这么出众,我想,我对社会还是有贡献的。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其实我喜欢马,结果山上只有牛。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我的帐篷我的家,还有一件雪花。不是为了押韵,刚开始时风很大,我发了几个视频在群里,南岳的那个格格地说,男神,晚上会下雨啊,你要小心点啊。
我心想,不至于吧,我可以掐指算好时间来的啊(其实是看了吉安的天气预报说第二天是晴天才上来的),风大,伸手不见五指啊(天黑了当然不见人啊,哈哈,自我安慰一番,我人品这么好的人)!
摆灶烧水煮面条,突然发现,我经历了这么多年,我泡面的技术真是越见长劲了啊,加了火腿肠,榨菜,老干妈的四碗面,吃的真是满嘴留香,意欲未尽啊!
先发,还在编辑,就怕断网啊 - 海子 - 杉
 一束灯光,让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多黑。

加2个补丁:
补丁1:
我是晚上9点半开始入帐篷的,外面风太大,吹的帐篷一呼一呼的,像山鬼更像山妖,幸好我还有一伴侣“老万”,对于他来说,己是早早入眠,只剩我在数羊,也不知道是数到第几千只羊的时候,睡着的。到了晚上12点半的时候,就睡来了,一看手机这么早,外面没风了,倒是人来人往,想想外面挺冷的,继续冬眠,到了2点38的时候,不得不起来了,被尿憋醒了,想想也应该起来为武功山做点贡献,施施肥吧让这高山草甸长势更好。

结果我一温柔的拉开帐篷,我的妈呀。。。卧草。。。我大叫一声。
漫天的星辰,真是壮观!我一伸头,漫天的星斗就灌入了我整个帐篷,宇宙中传来巨大齿轮相互碰撞时发出的轰鸣声,那些转瞬即逝的星火,便像是齿轮旋转时飞迸而出的耀眼火光。
我拍了拍后脑勺,发现这不是一场梦,因为当我仰头的一瞬间,我还以为我又回到了儿时的村庄那棵桃树下听奶奶讲故事的星星夜晚,或是站在宇宙中心吟听世间的声音。
这是我见过最干净的星空,北斗星、牛郎织女星、银河,还有个像马桶的,姑且叫它马桶星吧。
还有远处山下城市间的灯光,使这个武功山顶有着不一样的人间味道。

可惜的是,手机硬是拍不出来满天的星空,只好把这满天星星留在心里吧。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此图是从网上找的,绝对正宗武功山星空,如假包换)

补丁2:
山顶上没有信号,没有信号,没有信号!
重要的事要吐槽三遍!
我用的是电信手机,同事的移动手机信号竟然是满格的,没天理啊,扎好帐篷后,趁天色尚早,雾气还没全盖山顶的标志物,跑到那座标有“武功山”和“金顶”的石碑上闪了无数张照,就差抱着它亲吻了。看相片的时候,竟然发现有两格信号,顿时幸喜若狂啊,等我准备发朋友圈报个平安的时候,它又不见了,靠!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手机左一下右一下,如果你此时在金顶之上,就会发现有个人将手机举头顶上在石碑上走来走去,就个疯子或S子一样。
好不容易找到手机信号的规律,顶着狂风和大雾,在1918.152米的金顶之上硬是等了30多分钟,才发了一条信号,迅速返回营地,加了身衣服才找回温暖的感觉!

日出
                                                                                                                                                           
先上图后说话,可好?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接上面的话,凌晨2点38起来看星星后,就一直没再睡觉了,最多是躲在帐篷里听音乐,看小说,没信号就是烦啊。
为了看到日出,我凌晨4点煮饭(早餐),事实说明,我煮饭的技术一点也没见长,在最后的慢火烧制阶段,我在帐篷里躲风,竟然烧糊了,4点40分喊人起床吃早餐,肖同志倒是给力吃了两碗饭,自己做的自己就要吃完,抱着这个决心,我吃了一碗,组织领导老李也吃了一碗多,菜就比较简单一些,榨菜、花生米,香肠,还有袋装鱼。
5点10分我准时出现在金顶之上,站了个有利位置,就等日出了(按照当天的日出时间,看点最好的时间应该是5点50分),可怜我站在冷冷的夜风中,零乱着,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刘德华的那首歌。。。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当然也不是我一个,还有几个凌晨三点从萍乡上山的小伙子,短衣短袖的缩在石碑之下,哈哈!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不是尾声的尾声
太阳升起来后,它就没打算落下去,即然这样,你不走我走。回营地,收拾帐篷,打包,一行八人下山。
至此,随着武功山徒步的结束,也终于了却了我心中的又一个残念,整个过程谈不上有多艰辛困难,只是对我而言,拔掉这根刺扎在心里整整两年的遗憾是件酣畅淋漓的事儿。
讲白话一点,就像老便秘终于通了的感觉,爽啊。。。是神清气爽啊!

回来后,把一些图片发在微信群里,他们说漂亮,然后又问我下一站是哪里。

我想了想,跟他们说我准备在秋天的某个时间,花上三天的时间反穿武功山,广州党晨说我参加,一定去,第二天珊珊来迟的凯子说我也要去,计划好了告诉我,至于具体到什么时候去,我也暂时不知道,反正......

武功山就在那里。

我们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武功山露营之旅 - 海子 - 杉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