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 documentary of

Yu Tang

 
 
 

日志

 
 

一种味道寄思念!  

2016-01-30 16:21:57|  分类: 我的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关于年夜饭的记忆,这些记忆往往是就是从大年三十晚上那一桌丰盛的菜肴蔓延开的。这些菜肴,在各个家族的血脉里,也都有着固定的名目,许多辈人的口味与习惯,在时间的漏斗里流下来,散发出的香气味,早已超越了菜肴本身的馥郁。那是一种光亮,照见父母眼角的慈爱,照见儿时简单的欢喜,照见全家围坐的喧闹……那是中国人血液里最浓的乡愁。让我们一起品尝这道走心的年夜饭吧。

每个人的味蕾,都住着一个故乡。而记忆中年夜饭的味蕾,总有属于母亲的味道。

小时父亲一个人在县城生活,我和两个哥哥跟母亲住在农村。那时还是生产队,母亲一个人挣工分,分到的粮食不够,一年中有两三个月只能用玉米、红薯等填饱肚子,猪肉之类的荤菜更是少见踪影。清汤寡水的日子让我们馋得像饿猫。所以,一年一度的年夜饭便是最大的期盼。

年夜饭,鸡是重头戏。母亲用鸡蛋孵出的几只鸡,年前一个多月已经关起来养得肥肥的,毛亮肉实。年夜饭的鸡都是做成白切鸡,杀了鸡后,用盐、姜、香料腌好,再清水蒸煮。蒸的时候,还没揭开盖子,就已经香气四溢。引得我们口水直流,围着锅团团转。母亲知道我们的心思,总是在切鸡的时候,让我们分食四个鸡腿。我们呢,也舍不得一下子吃完,拿个鸡腿,满村子转,心里得意极了。当然,每家的小孩都拿个鸡腿出来,比比谁的大、谁的香。那鸡腿,仿佛就是天下最美的食物。年夜饭开桌的时候,母亲总是很少吃,只挑鸡头和鸡爪来啃,鸡肉总是留给我们吃。

人们过年喜欢讲个彩头,讨个吉利。年夜饭,鱼自然是不可少的,还不能吃完,正所谓“年年有余”。母亲喜欢把鱼和豆腐放一起慢慢熬,放上辣椒、西红柿酱等佐料,快要出锅的时候,再撒上一些葱花。这样做出来的鱼很鲜很甜。最重要的是,吃不完的鱼汁,在冰冷的冬天放上一夜,早上起来,凝固成了鱼冻,用勺子挖着吃,也别有一番滋味。母亲知道我们喜欢吃鱼冻,总会多做些。

每年的年夜饭,母亲还要炸东坡肉丸子。肉是白晃晃的肥肉,用白糖腌上两天,使糖渗入肉里,肉就变得晶莹剔透。这时,把用水稀释好的面粉裹住肉,放在左手的掌心上,再合拢手,让它在拇指和食指间扣成圆形,用勺子装好,下油锅,就成了一个个圆丸。刚炸好的东坡肉丸子很香。往往等不及晾凉,我们就拿在手上吃,舌头被烫是常有的事。用糖腌制过的肥肉,咬上一口,满嘴流油,又油又甜,一口下肚,五脏六腑,无一不熨帖、畅快,最能解心中馋。

母亲做的年夜饭,不仅满足了我们的味蕾,还慢慢地流在我们的血液里。母亲中年早逝后,每每吃着越来越丰盛的年夜饭,我总觉得少了一种味道,多了一份思念。

一种味道寄思念! - 梵尘行客 - 梵尘行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